语音信箱
🤙

语音信箱

日期
Jan 18, 2022
标签
随笔
见解
素材
简摘
你的语音信箱里有一条信息,它会让你的生活发生好的转变,你觉得这条信息写的是什么?
状态
发布 Published
💡
你的语音信箱里有一条信息,它会让你的生活发生好的转变,你觉得这条信息写的是什么?

2023年12月7日,写在再前面

这些文字只要还有力量,我就会留着它们,不会删去。
哪怕有点青涩,哪怕有点蠢萌蠢萌的幼稚,那也没关系。
毕竟,谁有资格说自己彻彻底底成熟了呢?如果有人回答“是的”,那也太可悲了。

2023年3月31日,写在前面

这是我在心情最低落、思绪最复杂、感受最矛盾时刻即将到来前夕,短暂安宁时刻的写作。
与其说是写作,不如说是那些对我影响最深的言语的记述。
也许我对友谊的理解尚为浅薄,对知音的追求不时过度,可这不能成为某些“人”对我施加言语暴力、增加精神压力的理由。
说实话,这一切给我最大的教训便是:
暴力根本不需要施暴者的主观故意。
可惜那时的我不理解。
可惜那时的我只知道落泪。
不过那时的我还敢于哭泣。

“朋友们”的开端

“切,你有本事去问啊,他把你当朋友吗?”
“你看看,他和你说话吗?”
“呵呵,人家都不理你。”
“明明是你自己太小心眼。”
“舔狗!”
…………

的语音信箱

  • “2021年10月27日 星期三 18时29分。哔——”
    • “你好!我是张哲涵,现在我不方便接电话,如果你有什么事的话,请在“嘟”声后留言。”
      “嗯。我是……。”
…………

朋友的语音信箱

  • “2021年12月7日 星期二 20时04分。哔——”
    • “嗨!我是……。如果你有什么事找我,请留言。”
      “喂?呃……这是张哲涵。嗯……今天下午的事……现在没关系了,别担心,哭一场就会好的,我没那么容易抑郁。谢谢你的关心。”
  • “2021年12月21日 星期二 16时28分。哔——”
    • “嗨!我是……。如果你有什么事找我,请留言。”
      “喂?抱歉打扰了。我是张哲涵。是这样的,我有一件小事……一件小事要和你说…….不,不,是很重要的事。这件事……我憋了很久没有说,实在是忍不住了。能之后给我回个电话吗?谢谢!谢谢你了!”
  • “2021年12月22日 星期三 17时10分。哔——”
    • “嗨!我是……。如果你有什么事找我,请留言。”
      “喂?这是张哲涵。谢谢你,这些事情跟你说出来,心里就好受多了。这是两个月以来,我吃过的最好的一顿午餐。”
      “Always and truly loving you (as a friend).”

朋友们的尾声

…………
“那个,问你个问题啊,我们是好朋友吗?”
“废话!”
 
面对暴力,面对冷落,真正的朋友永远是我们最坚强的后盾。